【麓溢广告(Lu-E)新闻与观点】怎样读懂别人的品牌和企化?
发布时间:2017.07.20          新闻来源:中国广告人网站

 军人物的角度看,企业家实质上是一个企业的首脑和灵魂。读懂了企业家就相当于读懂了这个企业的品牌精神和文化内涵。

鲁迅先生在《文学与出汗》里有一句很精彩的话:“你不说我还明白,你越说我越糊涂了。”用它拿来描述当下一些人对品牌与企化的迷惘,笔者想再恰切不过了。

现在书市上有关品牌的学术著作可以说是五花八门,汗牛充栋。可有的人读着读着,最后闹不明白品牌究竟是什么。同样,业界有关企化的理论研究可以说是众说纷纭,莫衷一是。可有的人想着想着,反倒搞不清楚文化为何要建设。在笔者看来,这样的读者通常是自己将自己陷入了阅读的死地,浑然不觉钻了牛角尖而不能自拔。

看东西抱着穷根溯源,追根究底的态度,于己自然可取,于人也自然可敬。问题是既要进得,也要出得,这样才能读得开,否则就不容易释疑解惑。如果老揪着一加一为什么等于二不放,寝不安席,食不甘味,那不就是活受罪吗?

原本问题没那么复杂,却非要把思想搞得那么深刻,结果害得自己作茧自缚,苦苦思索而徒然无功,耗神费时。

有人著书立说,大体而言只是为读者提供一个借鉴或者参考,是授人以渔,绝非授人以鱼,是拳路套数,绝非盖世神功。当然,别人说的只是别人的思想而已,不是金科玉律,不是不刊之论。

一般来说,有思想的人读别人的文章很多时候就好像在沙滩上拾贝,哪块漂亮就拾哪块,而不是操一把耙子一块不剩地全扫起来装袋。这没必要也不可能。现在出版业相当发达,要出一本书只三两下的事。但要从每一本书里都能随便找出三两句让人动心的话(哪怕不哲理),却十分的费劲且徒劳。

既然如此,我们干吗要那么较真,何不转换思维,就当在垃圾堆里淘宝。有喜欢的放在一边,没意思的就赶快放过,别耽搁了太多的时间。

可能笔者愚钝,读书向来不求甚解,只好顾名思义。也因此,看问题的时候也常常不想很深,字面理解即可。对品牌和企化也是如此。

如今,品牌和企化成了我们生活中最有派头最有回头率的两个词汇,已是一个不争的事实。有人写,有人谈,更多是有人读。

笔者认为,读品牌和企化的关键在于借鉴,在于实践。诚如马克思在《关于费尔巴哈的提纲》中曾写道的那样:“哲学家们只是用不同的方式解释世界,问题在于改变世界。”所以,我们不是哲学家,而且一般人也做不了哲学家,但起码我们可以做一个理论实践家,把别人的理论转化成自己的心得,指导自己践行。

据说,美的集团掌门人何享健阅读书籍尤其是经管类书籍有个从反面读的习惯,他不大看重成功的案例,而更看重失败的案例。这可能是出于“幸福的家庭家家相似,不幸的家庭各不相同”的缘故。在何享健看来,别人的成功之路不一定适合自己,不可复制,但别人的失败之路却可资借鉴。

在激烈的市场竞争和眼下的金融海啸中,许多企业品牌风雨飘摇及至最终倒下,企业文化也因皮之不存而毛无所附,美的却在这些年里取得了长足稳健的发展和如日中天的业绩,想必跟何享健喜欢读懂别人背后的阅读习惯不无关系。

对做企业品牌和企业文化的人来说,这其实是很聪明的读法,从某种意义上而言,与其说是何享健拆解别人的招数,不如说是何享健自己跟自己过招。我们知道,别人的成功谁都看得见,但别人的失败却不一定谁都认得清。

“儒商”李嘉诚可以说是华人圈里家大业大数一数二的人物。他经商了一辈子,做了一辈子品牌和企化,也读了众多同行和竞争对手的品牌和企化。最后,他把读到的心得归为两个最为传统最有商业智慧和商业头脑的字:诚信!在他看来,一个生意人,不管做什么品牌,什么企化,如果离开了“诚信”二字,那无异于鱼儿离开了水,就是违背商业道德,违背一个放之四海皆标准的经商原则。

李嘉诚之所以能把事业做得这么大且能每每化险为夷,难道跟他洞察别人深谙自己的阅读敏锐力和领悟力没有丝毫关系吗?

李嘉诚是一个深受儒家文化影响而又孜孜践行儒家文化美好品德的企业家,在读过大量书籍和无数案例之后,他坚信,如果一个企业的品牌和文化不讲诚信,哪怕是及时成功也只能是昙花一现,其生命力难以持久。所以一定要恪守“坦诚第一,以诚待人”的宗旨。

也就是说,李嘉诚读人家的品牌和企化实际上是读人家品牌和企化的传统!

有一个普遍的观点说,企业精神其实是企业家的精神。这话不无道理。从领军人物的角度看,企业家实质上是一个企业的首脑和灵魂。读懂了企业家就相当于读懂了这个企业的品牌精神和文化内涵。那这又算不算“知己知彼”呢?

从何享健和李嘉诚的相关传记可以发现,这两位商界巨子在读别人的时候都不是读死书,抠字眼,钻牛角尖的人,他们不管是阅读别人还是反省自己都是带着指导自我教训自我的态度和方法去做的。这样既进得去也出得来。

在商业领域,通过阅读,他们不但以自己的方式解码运作品牌和企化,还做了马克思所看重的“改变世界”的点滴份内之事。这也使得他们创建的企业品牌傲然屹立,企业文化生生不息。

回到文章开头,要是大家都能像何享健和李嘉诚等企业家一样阅读品牌和企化的话,还会被鲁迅老先生半开玩笑半认真地揶揄一番吗?